「兔子艾瑪是個天使,我只是普通平凡的棕熊。」棕熊艾瑞克悶悶地想著。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她都值得更好的玩偶,但她選擇了我。愛情真難捉摸。

我一定要確認「死亡名單」是否存在,如果是,還得把白鴿的名字從上面去除。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時間,但我猜時間不多。

臥室沐浴在白色窗簾透進來的溫和日光中。在一張寬大的雙人床上,柔軟厚實的羽絨被和十幾個軟不成形的枕頭,創造出高山深谷起伏劇烈的白色月球表面。在這片柔軟國度中安歇的,是兔子艾瑪未穿衣服的嬌嫩身軀。她趴在上頭,兩腿交叉纏繞著厚床罩,臉龐朝右面向窗戶。

臥室的牆壁是白色的,油亮的橡木拼花地板在他們搬來之後變得更黑了。房間裡的傢俱除了白色圓形小地毯和柔軟厚實的扶手椅之外,就是那張床了。棕熊艾瑞克正坐在那把扶手椅上,凝視他熟睡中的妻子。屋橋街的這間臥室瀰漫著酣睡與安樂的香氣,但艾瑞克已經有好幾年沒注意到了。在雅拉門街與眾兄弟擠了幾天之後,這股香味不僅明顯具體,甚至還闖進他心裡,讓他充滿憂思。

從他坐著的扶手椅上,他看不到妻子的臉龐,但看得到她纖細的身軀,使得一股柔情從他心中湧現。

棕熊艾瑞克坐在這裡偷看他熟睡的妻子?

這點不可否認。

念頭在他腦海中流動,速度緩慢但難以捉摸。記憶和聯想、場景和話語,全都和在一起,形成一團無法理解的混亂,他就讓它發生。他的瑜珈老師說就讓念頭來來去去,有如飄過「午前天空」的雲朵。他一直都不懂老師的意思,但現在他終於照她的話做了。他的思緒緩慢而穩定地穿過歲月、掉入童年,如果任由念頭來來去去,自然就會如此。早晨和臥室逐漸消褪,直到只剩下一股熟悉氣息的香味。

創作者介紹

熊偵探的黑名單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