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英熊本色 (3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來奉上通路酷卡圖柳~只要沿白線剪下就可以當紙娃娃玩恰恰好哩~(阿!應該來辦個自拍活動滴!)

完工後→ 100_6433.JPG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奉上通路酷卡圖柳~只要沿白線剪下就可以當紙娃娃玩恰恰好哩~(阿!應該來辦個自拍活動滴!)

完工後→ 100_6433.JPG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討論沒啥結論,不過我們倒找出一個有用的共識,雖然還不知道死亡名單的下落……但是關於該如何挖出司機的秘密,就是先跟蹤司機就對了。所以我們每隻偶在被分派到一個負責看守的城區後,便立即出發。


琥珀城區是我小時候住過的地方,如果沿街的每一棟建築物都是玩具盒裡的積木,我也有辦法一個個拿出來,按照順序從星星廣場排到城市邊緣。城區旁邊有條碎石路跟西方大道平行,還是我念中學時每天早上都會慢跑經過的路線。這裡充滿我到青少年期時的青澀回憶……。


當然,那時的我,還是隻乖順的熊寶寶。


雖然熟悉的地方讓我擁有充分掌握地形的優勢,然而不幸的是,太熟悉的環境誘惑我大大地放鬆警戒…


天氣過了大半夜,我的眼皮也愈來愈沈重……。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1270463.JPG書出了之後,有天下午跟本書資深編輯金小姐(不是金X堂的可愛編輯金小姐喔)約好喝個下午茶。

太感謝美麗大方的編輯和永遠不老的美術設計瑤小姐編出這一部小弟不才畢生嘔‧心‧瀝‧血‧之‧曠‧世‧鉅‧作~看!!!連編輯都忍不住自賣自誇了起來ㄚ!

(謎之音:接下來還有續集嗎?)嘿嘿~這就要看大家的心意囉

捧油挖~ 還請繼續多多給人家支持捏~ ^.^|||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熊偵探的黑名單》好評推薦!

「最喜歡童稚加上邪惡這種組合! 讀起來就像看最怪異荒誕的卡通混合推理電影!」 

──【魔幻愛情女王】深雪

 

「作者的創意十足,讓過去只能待在兒童房間裡任人擺布的填充動物玩具活了起來,共同演出一場有夠趣味、有夠古怪、有夠黑暗的偵探推理劇。看似荒誕的情節中,隱隱透出一個關於生活和死亡的嚴肅課題……當然你也可以不管這些,跟著這群填充動物一起瘋狂就好。」 

——小說家何致和

 

「我相當喜歡這本書中『死亡名單』的設計──死亡摧毀生命,然而對於理論上永生不死的玩偶而言,唯有人造加工的死亡能使生命產生意義。此一辯證同時具有曖昧與深沈之力量……拿玩偶來搞笑,裝可愛的同時亦富有荒謬喜感。毫無疑問,Tim Davys是個有天份的創作者!

【名作家】伊格言

 

「人類的黑暗靈魂,裝載在可愛的絨毛玩偶裡。讓人又愛又怕的一本小說,荒謬卻寫實。由絨毛玩偶演出的萬惡城市,讓人不得不透過這些小小的可愛角色,直視人性險惡。」

新世代作家李亞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雅拉門街一五二號,山姆的家。

山姆離開餐桌,躺了下來。糖糖帶著一大包起司口味的酥脆條移到長沙發上。我還是站在廚房餐桌旁,雙掌握著一馬克杯的伏特加,憂鬱地垂坐在那裡,腦筋想著很久以前的往事。在莫諾果斯基賭場那幾年的記憶通常是很愉快的,但是現在這些記憶卻拒絕現身。看到老搭檔、重聚在一起並沒有讓我開心起來,而是覺得沮喪消沈。因為我們並不是為了為了相聚而相聚的,原因不值一哂。

「我覺得烏鴉說的沒錯。」綠蛇在我耳邊嘶嘶地說,他剛好站在我正後方的流理台上。

「『司機』不是漫無目的地亂開,」綠蛇繼續說,「當然,這點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卻要一隻笨烏鴉說出來才算數。要查出名單的下落,最有可能是透過『司機』。」

這一瞬間,我幾乎完全忘了糖糖剛剛說過的每一句話…我想從廚房餐桌旁站起卻發現自己幾乎站不直。我非常緩慢地踱向陽台門口,因為此時的我真的非常需要冷空氣才能再度清楚思考。那隻陰險的綠蛇卻跟在我的後面。

啊!結果風還沒停止…… 那就是說還有大半夜要過;我本來還以為很快就要破曉了。

冰冷的空氣滲透到我的皮毛裡,晚間隱約的濕氣沾濕了我的頭部,空氣中隱隱飄來培根的香味。「幸好我沒有關節炎,不然這種時節性天氣變化大概會讓我犯疼到死」… 是的,我還需要苦中作樂。

「有道理,」我回過了神,在深吸幾口氣後說,「我們得找到『司機』。如果真有個名單,一定有玩偶送去給他們。」

「我就是這麼想。」綠蛇說。

廢話,我心想。「這就是我請你來的原因,」我說,「借重你的頭腦。重點是,我們該怎麼行動?」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網友問我要不要講講關於艾瑪跟我的愛情故事。

我想了一下,也好,在這個無事可作、只能等待在等待的時刻,兔子艾瑪就是我力量的來源,只要想起她我就充滿勇氣與力量。 

我記得第一次見到艾瑪的時候,她正站在俯瞰海洋的一扇窗戶前。她的笑容,我想這一輩子永遠都無法抗拒。她一身白衣,就好像從廣告裡走出來的天使,是麥格納斯特別打造的私房玩偶。

她美到令人失神。

艾瑪住的套房位於托快區,就是在那裡,她展示極簡抽象派藝術的油畫給我看,她用最高級的小馬毛畫筆和水彩顏料,創造了具有魔力的森林、草地、田野和高山。 從婚前到婚後,她都是個自由畫家,永恆追求那心中美好的聖境。

俗話說愛能征服一切。

要不是碰到兔子艾瑪,即使年輕還不到二十歲,紅色小貨車很可能就會把我載走。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合睡一間臥室,位於四樓,我們的床鋪上方就是傾斜的屋頂。對我們的新父母來說,那段早期歲月是一段忙亂的時光。我們被送來之前,他們是互相扶持的小倆口,但有了我們之後,就要照顧到我和泰迪的需求。我們要學很多東西,比如走下樓梯到廚房這麼簡單的事情,或是表達內心的單純感受。我們會冷,會餓,還會想睡覺。有一次我們吃太多餅乾,結果搞得胃痛。

這時候,母親在環境部還沒出名。她跟其他幾百個公務員一樣,都是穩定而緩慢地往上升遷,她的同事沒想到她將成為當代最常被提起的一位政治家。有了我們之後,母親理所當然地改上半天班,這樣也比較輕鬆,直到我和艾瑞克學會最基本的技巧之後,她才恢復全天班。

我們位於四樓的房間是絕佳的男生寢室。我們的床有高聳的白色床頭板,我們的床頭櫃有可愛的足球檯燈,我們的小書桌附有安裝輪子的凳子,這些傢俱都如出一轍,就像我們兩個長得一模一樣。

乍看是這樣的。

再仔細瞧瞧,就會看出不同。差異很小,幾乎注意不到,但還是不可否認。

我現在講的是外表。

在內心方面,我們之間的鴻溝愈來愈大。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記憶模糊,但我還記得小時候還在工廠的時候,我跟泰迪就非常轟動了。畢竟,雙胞胎是非常罕見的。兩個動物玩偶一模一樣,分不出差別。

第一次到家裡的時候,綠色小貨車開到丘城路十四號外頭的走道上。副駕駛座位上的「發送員」跳下車來,走到後頭打開後門。

我們坐在那裡,身高跟現在完全一樣,只是膝蓋和手肘部分沒有磨損得那麼厲害。

可是我們什麼也不會,不會講話,不會思考,不會走路。「發送員」一手抱一個,把我們帶到父母的房屋前。父母站在門口等候,父親拳師狗布盧姆穿著他最體面的白襯衫,打著蝶形領結,母親犀牛艾達穿著跟帳棚一樣大的洋裝。 

「終於啊!」母親說。

「好戲上場啦!」父親說。 

我對襁褓時期沒什麼印象,但長大一點時會聽母親說我們幼年時期的故事,有些很好笑,比如我們兩個沒頭沒腦地說了蠢話,而我們根本不知道那些字眼的意思;有些則很誇張。母親喜歡一邊做菜一邊說故事,她站在我們狹窄廚房裡那個要用木柴燒的老爐灶邊,而我們就坐在廚房餐桌旁聽她娓娓道來。

我們夏天開車去湖邊時,以及秋天在沙威克公園野餐時,她也會講故事。在母親的故事裡,我是發起者,泰迪是跟隨者。 

我們都深愛彼此。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20 Wed 2010 09:54
  • 探望

離開家裡、前往雅拉門街前,我去了泰迪那裡一趟。他一如往常看起來很好。

我再次確認自己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我有艾瑪、泰迪,很好的工作以及深愛我的父母雖然)。安心許多。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兔子艾瑪是個天使,我只是普通平凡的棕熊。」棕熊艾瑞克悶悶地想著。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她都值得更好的玩偶,但她選擇了我。愛情真難捉摸。

我一定要確認「死亡名單」是否存在,如果是,還得把白鴿的名字從上面去除。

我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時間,但我猜時間不多。

臥室沐浴在白色窗簾透進來的溫和日光中。在一張寬大的雙人床上,柔軟厚實的羽絨被和十幾個軟不成形的枕頭,創造出高山深谷起伏劇烈的白色月球表面。在這片柔軟國度中安歇的,是兔子艾瑪未穿衣服的嬌嫩身軀。她趴在上頭,兩腿交叉纏繞著厚床罩,臉龐朝右面向窗戶。

臥室的牆壁是白色的,油亮的橡木拼花地板在他們搬來之後變得更黑了。房間裡的傢俱除了白色圓形小地毯和柔軟厚實的扶手椅之外,就是那張床了。棕熊艾瑞克正坐在那把扶手椅上,凝視他熟睡中的妻子。屋橋街的這間臥室瀰漫著酣睡與安樂的香氣,但艾瑞克已經有好幾年沒注意到了。在雅拉門街與眾兄弟擠了幾天之後,這股香味不僅明顯具體,甚至還闖進他心裡,讓他充滿憂思。

從他坐著的扶手椅上,他看不到妻子的臉龐,但看得到她纖細的身軀,使得一股柔情從他心中湧現。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好幾天沒看到艾瑪,我控制不了誘惑,回家了一趟。雖然才隔了幾天,我卻覺得好像過了很久。我還記得暫時離開那天的「晨間天氣」風和日麗。

   

 

「我得去泰迪那裡,」我還沒坐下就邊脫外套邊編起謊言,「得在那裡待幾天,很可能一整個禮拜。」

這些話自然脫口而出,我真的不是事先計畫好要說謊的。

「一個禮拜?」

雖然關於「背叛」、「不忠」的念頭閃過,不過…那一閃而逝的時效對我幾乎無用,我繼續說:「不知道是有突破性發展,或只是例行程序。他們今天下午打電話來,說我在場很重要。」

「那就一定很重要。」艾瑪溫和地附和我。

「我會打包行李,裝一些換洗衣物和盥洗用具,一有新消息就馬上跟妳說。」

「現在就要走?」

我心虛地看了一下艾瑪,聳聳肩膀說:「應該可以等到明天吧。」

「不要不要,如果他們說你在場很重要,當然現在就要出發!」

我離開家裡前先打電話到辦公室,那是在「午後天氣」的風停止吹拂之後,但沃力和沃力幾乎都是過了半夜才下班。我也跟他們講了同一套說詞,也就是接下來這一個禮拜,我不得不去陪伴我的雙胞兄弟泰迪,因此除了特殊理由,我沒辦法進辦公室,請大家不要沒事亂找人,當然—手機是不一定會開的。是否參加星期三下午的一場會議、還有星期四早上的那一場,我還在想,但除此之外他就不能保證了。沃力和沃力答應幫我代班,所以,目前我只是暫時缺席,我一定會很快回來。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一喔一~  感謝大家熱烈報案,雖然我們私下接到的線民清單現在已經印壞一台印表機(雖然瞞過艾瑪的耳目並不容易,但家裡大小事她都一清二楚…),不過還是歡迎一一糾舉可疑份子,保密防諜、人人有責!為了魔裡森城的安危與未來!! 請大家繼續轉告大家,活動只到1月底喔!

PS原來有這麼多我完全沒注意過的嫌疑犯在四周行動…什麼長江七號?還有老山貓提摩西、(聽起來感覺就很精明)狐狸梅載帕?(這名字真的很威猛^^)…而且我的雙生兄弟也上榜?…看來我的生活實在太安逸,不趕快採取行動不行了!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許會有網友懷疑我說關於死亡名單存在是「因為是真的」這句話的真實性,因為目前的線索來說不僅稍嫌紊亂、我們連從哪裡找起也完全毫無頭緒,不過沒有選擇餘地的我們,就算只是空談也好過發呆來得好。

話說,昨天繼續討論究竟要怎麼追查時,山姆把腦筋動到環境部的頭上(但我相信我老媽的清白)、要不然就是又把麥格那斯給推了出來。饒舌的馬雷克還搬出百年前的都市傳說跟教宗論(順便打打他小說作品的廣告),什麼副祭貴賓犬特魯曾經如何又如何;而糖糖…算了,連我都想到來世的起點、靈魂回溯、靈異故事…。

坦白說,每隻玩偶到某個階段都會好奇自己從何而來,對死亡與生命從何而去的議題也都同樣有興趣,不過我最後還是回了神,堅持住重點不在於哲學課能討論到多少多深,而是:第一,找出死亡名單,第二,把白鴿的名字從上面去掉。

就這麼簡單。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

自從小弟不才個人自傳上市後,有些讀者寫了關於這本書的心得給出版社,有的則用讀者投書由郵差斑馬史蒂芬直接投信到我家…看到從世界各地、如大雪紛飛而來的讀者回函,我的感謝真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不管是對我過去的黑道背景很有興趣,希望能再寫續集(有人連書名都幫我想好了…《我在黑幫的日子》…這個…呃),或是希望能讓我聊聊過去跟艾瑪的戀愛史…我想,是可以在這個部落格裡繼續跟大家分享~(不過有位暱名希望能邀艾瑪出一下個人純愛寫真集的,在此就先辭謝囉~)。

先分享幾段網友感想~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直接點進隔壁欄的書店,然後把書放到購物車裡結帳,我們就可以當超級好朋友囉~魔裡森城的玩偶們,請到托快區克萊蒙公園旁有間皇冠書局購買即可。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前兩天週末,出現了難得一見的好天氣。只是真的沒心情出去踏青,白白給浪費了。艾瑪這時候在做什麼呢?畫畫還是編織?或者正捏著手工餡的義大利餃或南瓜派,要等我回去?

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天氣的好壞其實已經不太能影響情緒,但在這非常關頭…突然很想念起小時候老是喜歡往外野的情形。

呼朋引伴上山下海,除了城市最邊緣、沒有玩偶敢靠近的垃圾場,這個城市裡大大小小角落多多少少都曾經走過幾回;更小的時候則只能在公園玩耍—因為老媽擔心我們的安危,向來只敢讓我們在自家前院跟學校遊戲場玩耍,但即使如此,現在看來也彌足珍貴。

P1270479.JPG這是在念小學三年級時的同學們,在學校遊戲場拍下大家比賽爬單槓的模樣。年輕時可真有活力… 獅子馬克、獵狗布魯克、北極犬小兔(不要問我有沒有這個品種,還有為什麼一隻狗要叫小兔…這裡是玩偶城嘛!別計較這麼多^^)、暴龍布雷思,另外一隻是我的表弟棕熊克萊恩。

真的好久沒見到他們了…

印象最深的是暴龍。小時候他常常被大家取笑,明明一副勇猛威武的樣子,但是膽子最小,而且老是被大家取笑變成布麗斯(Blyth)小布娃娃…真的是超娘。不過冥冥中有安排,後來他去變性,還搞上瞪羚山姆…。(別問我然後呢?… 那當然是另一個故事囉!)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微風開始吹拂,「晚間天氣」來臨,這時綠蛇馬雷克來到了草綠色的雅拉門街,輕敲山姆公寓的大門。對於他的來訪,另外三位朋友並沒有當作大事看待。糖糖鴉站在廚房裡,搖動著巨大的雞尾酒調酒器;山姆和艾瑞克在陽台談話。烏鴉開門讓綠蛇進來,綠蛇有所防備地點個頭之後,就蠕著身子穿過陽台門。他逕自爬上一張在陽台上應該放很久的生鏽桌子。

「我非常感激你們願意幫忙,」艾瑞克說,「今晚就可以來討論工作該怎麼進行。你們也知道,白鴿相信他在「死亡名單」上,他要我們把他名字去掉,這好像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我們曾經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就看著辦、走著瞧。沒有提議是錯誤的,沒有聯想是太離譜的……」

「你覺得呢?」糖糖把伏特加、果汁和冰塊擺在桌上時,艾瑞克問綠蛇,「「死亡名單」存在嗎?」

「大家對「死亡名單」的傳說總是樂此不疲,」綠蛇回答,「幾百年前的詩歌疊句上就有提到「死亡名單」。有些認為名單寫在巴斯坦特大教堂的天花板上,那裡有三個傳教士壁畫,每個壁畫上都有名單,但是大小跟實際的名單一樣,所以從地面上根本看不到。有些說「二十年戰爭」其實跟名單的控制權有關。還有玩偶主張本世紀初的整個禁酒時期,一個玩偶也沒被載走;然後說六○年代的時候,名單秘密收錄在知名藝人的黑膠唱片上,把唱片倒著播放,就能聽到目前名單上的名字。」

「見鬼了,怎麼可能?」糖糖說。

「那不是重點,」綠蛇沒好氣地嘶聲說道,「重點是,這些都不是偶然。迷思能夠流傳這麼久,只有兩個理由,一是控制者基於某種原因想要迷思繼續流傳,二是……」

「為什麼,為什麼呢?」山姆說了兩遍,語氣陰森到誇張的地步。

「因為是真的。」艾瑞克說。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犀牛艾達與棕熊艾瑞克通常約在檸檬黃北方大道上的「方濟餐館」碰面,來這間餐館用午餐的都是不願意被看到的食客。許多年來,犀牛艾達都想達到一週至少見艾瑞克一次的目標。

「你看起來好累,」艾達說,「有睡好嗎?」

我說,睡得還好。即使我們都已經長大…媽媽還是把我們當成小熊來看,她總是看不見我們已經有點斑駁的布面跟虛掉的線頭。我們吃著今日特餐,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這麼多年來,已在事業上享有卓著聲譽的她,即使再忙也會努力抽出時間跟我們碰面吃個飯,看看我們是不是還是乖寶寶,會好好照顧自己。

此外,我也答應她要是等下開始下起「午後雨」時會待在室內,要是不小心淋濕了,也會換一雙乾襪子。我已經四十八歲了,心愛的妻子活在死亡的威脅下,但在媽媽的眼裡,只有一夜安眠和乾淨的內衣褲是最為要緊的。

也許那是過日子該有的方式?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犀牛艾達與棕熊艾瑞克通常約在檸檬黃北方大道上的「方濟餐館」碰面,來這間餐館用午餐的都是不願意被看到的食客。許多年來,犀牛艾達都想達到一週至少見艾瑞克一次的目標。

「你看起來好累,」艾達說,「有睡好嗎?」

我說,睡得還好。即使我們都已經長大…媽媽還是把我們當成小熊來看,她總是看不見我們已經有點斑駁的布面跟虛掉的線頭。我們吃著今日特餐,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這麼多年來,已在事業上享有卓著聲譽的她,即使再忙也會努力抽出時間跟我們碰面吃個飯,看看我們是不是還是乖寶寶,會好好照顧自己。

此外,我也答應她要是等下開始下起「午後雨」時會待在室內,要是不小心淋濕了,也會換一雙乾襪子。我已經四十八歲了,心愛的妻子活在死亡的威脅下,但在媽媽的眼裡,只有一夜安眠和乾淨的內衣褲是最為要緊的。

也許那是過日子該有的方式?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還記得綠蛇是第一個脫離白鴿尼可拉斯、搬離莫諾果斯基賭場的。沒有人感到疑惑也沒人找他,這是個困難的重大決定。他就此失聯,大家也不怪他;不是全心投入,就是一刀兩斷,事情就是得如此。 

現在剛好照著相反順序,一個一個都歸隊了。 

我們幾個今天約好要在山姆那邊碰面,說好那邊是被徵召作秘密基地的。哈!雖然大家被我唬的一愣一愣、看起來行動會滿順利,不過第一步要怎麼跨出去就讓我想到失神。 

是要威脅我媽講出到底有沒有死亡名單這件事?還是找偉大的麥格那斯問清楚?或者…直接用小時候的複製鑰匙殺進去環境部翻天覆地?NO!NO!NO!…這些不但不可行,更有可能吃上官司。更何況,根本沒有人可以證實的確死亡名單—當然,除了那些被載走的玩偶。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