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雅拉門街一五二號,山姆的家。

山姆離開餐桌,躺了下來。糖糖帶著一大包起司口味的酥脆條移到長沙發上。我還是站在廚房餐桌旁,雙掌握著一馬克杯的伏特加,憂鬱地垂坐在那裡,腦筋想著很久以前的往事。在莫諾果斯基賭場那幾年的記憶通常是很愉快的,但是現在這些記憶卻拒絕現身。看到老搭檔、重聚在一起並沒有讓我開心起來,而是覺得沮喪消沈。因為我們並不是為了為了相聚而相聚的,原因不值一哂。

「我覺得烏鴉說的沒錯。」綠蛇在我耳邊嘶嘶地說,他剛好站在我正後方的流理台上。

「『司機』不是漫無目的地亂開,」綠蛇繼續說,「當然,這點大家心知肚明,但是卻要一隻笨烏鴉說出來才算數。要查出名單的下落,最有可能是透過『司機』。」

這一瞬間,我幾乎完全忘了糖糖剛剛說過的每一句話…我想從廚房餐桌旁站起卻發現自己幾乎站不直。我非常緩慢地踱向陽台門口,因為此時的我真的非常需要冷空氣才能再度清楚思考。那隻陰險的綠蛇卻跟在我的後面。

啊!結果風還沒停止…… 那就是說還有大半夜要過;我本來還以為很快就要破曉了。

冰冷的空氣滲透到我的皮毛裡,晚間隱約的濕氣沾濕了我的頭部,空氣中隱隱飄來培根的香味。「幸好我沒有關節炎,不然這種時節性天氣變化大概會讓我犯疼到死」… 是的,我還需要苦中作樂。

「有道理,」我回過了神,在深吸幾口氣後說,「我們得找到『司機』。如果真有個名單,一定有玩偶送去給他們。」

「我就是這麼想。」綠蛇說。

廢話,我心想。「這就是我請你來的原因,」我說,「借重你的頭腦。重點是,我們該怎麼行動?」

創作者介紹

熊偵探的黑名單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