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合睡一間臥室,位於四樓,我們的床鋪上方就是傾斜的屋頂。對我們的新父母來說,那段早期歲月是一段忙亂的時光。我們被送來之前,他們是互相扶持的小倆口,但有了我們之後,就要照顧到我和泰迪的需求。我們要學很多東西,比如走下樓梯到廚房這麼簡單的事情,或是表達內心的單純感受。我們會冷,會餓,還會想睡覺。有一次我們吃太多餅乾,結果搞得胃痛。

這時候,母親在環境部還沒出名。她跟其他幾百個公務員一樣,都是穩定而緩慢地往上升遷,她的同事沒想到她將成為當代最常被提起的一位政治家。有了我們之後,母親理所當然地改上半天班,這樣也比較輕鬆,直到我和艾瑞克學會最基本的技巧之後,她才恢復全天班。

我們位於四樓的房間是絕佳的男生寢室。我們的床有高聳的白色床頭板,我們的床頭櫃有可愛的足球檯燈,我們的小書桌附有安裝輪子的凳子,這些傢俱都如出一轍,就像我們兩個長得一模一樣。

乍看是這樣的。

再仔細瞧瞧,就會看出不同。差異很小,幾乎注意不到,但還是不可否認。

我現在講的是外表。

在內心方面,我們之間的鴻溝愈來愈大。

創作者介紹

熊偵探的黑名單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