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問我找回這四劍客的原因,以為我們也許是至交死黨……那麼就大錯特錯了。過去那段日子,我們四個從來就不是形影不離的四劍客。

瞪羚山姆熱愛胡搞瞎搞及嗑藥的習慣,讓他迷糊比清醒的時間還多,根本分辨不出另外三個人的差別。在托快區長大、家境富裕的烏鴉糖糖,他的父親、祖父和祖先都是經商有方的店主,混黑道其實是紈絝子弟的年輕冒險(當然,他的體格也是讓他混吃這口飯的絕佳資本)。當時我雖然在賭場幫忙、跑腿,年輕的我卻從來沒打算久待過—尤其是當我遇見了兔子艾瑪,我的生活從地獄直升到天堂,我已經不再是我。異類?過客?他們是這樣說我的沒錯。

我想起那段年少放蕩不羈的歲月,直到現在。

 過了近二十年未見的糖糖,他魁梧壯碩的身影坐在毛線針和毛線球旁,顯得相當突兀,而且因為身型過於龐大,使得前方的桌子看起來是幼稚園用的。而瞪羚山姆雖然繼續他的老本行,卻已經淪落到連一隻六十歲的公鴨都…。綠蛇馬雷克只忠於一個玩偶:他自己。

 雖然我還不知道要怎麼實踐我對他們的承諾(我說會有一大筆豐厚的佣金),不過…再說吧。人命關天的事才迫在眉睫。

創作者介紹

熊偵探的黑名單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