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天藍色的南方大道和薄荷綠的東方大道劃分出來的約克區,乍看之下和琥珀城區細心維護的連棟樓房沒有兩樣。但再仔細觀察一會兒,差異就很明顯了。事實上,這裡的居民如果有機會,一定早已搬去其他區,因為不可能有玩偶自願住在這裡,也沒有玩偶喜歡這種危險的生活環境:負荷過重的下水道系統傳來陣陣惡臭、遍布街道的腐爛垃圾飄來濃濃酸臭、遊民突如其來的侵犯和家常便飯的毆鬥槍戰。

想在約克區藏身很容易,只要維持低調,就沒有被發現的風險,可以安然度過一年又一年。

艾瑞克和糖糖才剛剛離開「大聖城」,穿越薄荷綠的東方大道,從烏札街進入約克區。艾瑞克已把住址寫在紙條上,放在褲子口袋裡。他們走得很快。烏鴉在破舊貧困的約克區總是渾身不自在;他是在托快區長大的,他的父親、祖父和祖先都是經商有方的店主。

「雅拉門街一五二號。」這是瞪羚多年前藏身的地址,現在我只希望偉大的麥格納斯能保佑還能找得到瞪羚的影子。

「到啦。」我說。

「確定?我是說,這裡的路他媽的超難找的耶,」糖糖說出他的疑慮,從袋裡取出最後一根椒鹽脆餅棒,「不過我猜你一定來過這裡。」我說,對,沒錯,不過那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希望那可憐的傢伙在家。」糖糖說。
「大不了我們就等他回來。」我邊看邊注意這邊有沒有其他可疑人物。

「希望他還活著。」糖糖說。
「他就是永遠死不了的那種。」我笑著回他。

---------------------------------------------------------------------------

我們剛剛終於找到了瞪羚山姆,他還是在幹著老勾當。一隻五花大綁的老鴨子(年紀比山姆還大),一隻赤裸著身子而雙眼瞪大的瞪羚…空氣中淡淡燒焦的味道和剛剛歡愉痛苦交雜的聲音…。

我想我不需要再多說什麼。

他很驚訝地看我們彷彿他渾沌的腦袋想不出我們到底是誰。不過等我開了口,他馬上恍然大悟。

因為山姆向來只聽實話,否則不會滿意,再加上時間緊急、我也不打算對我的朋友說謊(呃…至少要說出部分事實),我簡單扼要地對他說明來此的理由。


「事情是這樣的,」艾瑞克說,「我從一位老友那邊接到任務。我們要去找『死亡名單』,而且一定要把他的名字從上頭去掉。」瞪羚山姆難得沒辦法答腔。他一臉驚愕,狐疑地瞪著艾瑞克,艾瑞克明白這是提出計畫第一部分的絕佳時機。 


 「山姆,」他說,「我在考慮租下你的公寓,從現在開始,租一星期或更久,直到不需要為止。這裡就是我們的總部。」
「親愛的,我甚至連要不要加入都還沒說呢!」瞪羚抗議。

「我付的當然不只是房租。不管最後有沒有成功,我保證你的付出會得到豐厚的報酬。」
「你的『豐厚』到底是多豐厚?」瞪羚問。

於是我開始捏造故事:因為白鴿尼可拉斯給的獎金優沃,還因為怕失敗而預付了一半。這下子我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把瞪羚誘騙進來了。山姆又倒了兩杯水,我們三個舉杯祝賀。

    「怕我們失敗所以先付一半,聽起來不錯,」山姆說,「尤其是『死亡名單』根本不存在,對吧?」他小銀鈴般的叮噹笑聲又輕快地響了起來。看來事情是成了,好樣的山姆。

今天真是愉快的一天,山姆還是和我站在同一陣線。現在只剩下另一個主角了,不過,在找他之前,2009年最後一天,我還有件要事待辦。

今天艾瑪約了我一起跨年,不愛熱鬧的我們往年都是在家裡看著煙火秀、當顆沙發馬鈴薯,反正…只要我們在一起到哪都沒問題。不過今年狀況特殊,或許是她發現了我最近的異樣,想給我些安慰也不一定。

艾瑪,我怎忍心跟你坦白這些讓人難以承受的黑暗…那些年輕荒唐的歲月已然遠逝…我不會讓它們把我現在擁有的一切擊垮的。生活很快就能恢復平靜,等耐心稍候一下,給我一點時間好嗎?


 

創作者介紹

熊偵探的黑名單

ambervi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